發新話題
打印

新城雞瘟 ND

新城雞瘟 ND

新城疫(ND),又稱亞洲雞瘟,偽雞瘟等,是一種急性、高度接觸性傳染病。典型新城疫特徵為發病急,呼吸困難,頭冠紫黑,下痢,泄殖腔出血、壞死,腺胃乳頭、腺胃和肌胃交界處以及十二指腸出血,慢性病例常有呼吸道症狀或神經症狀。雖然已經廣泛接種疫苗預防,但該病仍不時在養禽業中造成巨大的損失,目前仍是最主要和最危險的禽病之一。
歷史與分佈一般認為,新城疫1926年首次暴發於印度尼西亞的爪哇和英國的新城,但也有資料認為,此前朝鮮已有類似的疾病發生。 Doyle(1927)首次證實該病由病毒引起,命名為雞新城疫,以便與當時歐洲流行的禽流感相區別。自那以後,新城疫不斷傳播,至今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和地區均有暴發該病的記載或報導。目前,新城疫仍廣泛存在於亞洲、非洲、美洲的許多國家。亞洲,尤其是東南亞,該病時有暴發,使養禽業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
我國新城疫的報導最早見於1935年,但估計在此之前已有新城疫的流行。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養雞業迅速發展,對新城疫的防制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絕大部分雞群均進行了新城疫的免疫接種,所以在大中型雞場已很少有急性新城疫的暴發。但是,這些雞場中仍有非典型的新城疫或雞群帶毒現象,而在農村散養雞中,尤其是在冬季,仍時有急性新城疫的發生。

多種禽類均為新城疫病毒的天然易感宿主,包括雞、火雞、雉雞、鴿、珍珠雞、鷓鴣、鵪鶉、鵝、孔雀、鴕鳥、貓頭鷹、企鵝、麻雀、天鵝、軍艦鳥、鵜鶘、熱帶鳥、火烈鳥、鸛、蒼鷹、麻鴴、褐雨燕、禿鷲、魚鷹、遊隼、水隼、長腳鷹、松雞、雷鳥、鶴、秧雞、大番鳥、鴇、水鴙、涉水鳥、海鷗、海雀、海鳩、毛腿沙雞、斑鳩、各種鸚鵡、杜鵑、翠鳥、食蜂鳥、犀鳥、啄木鳥、巨嘴鳥、歪脖鳥、闊嘴鳥、麻雀、百靈鳥、夜鶯、伯勞、太平鳥、食蟲鳥、太陽鳥、金絲雀、織巢鳥、椋鳥、八哥、黃鸝、卷尾鳥、風鳥、烏鴉等200多種。
人類感染新城疫病毒後,偶爾有眼結膜炎、發熱、頭痛等不適。
傳染來源主要是病禽或帶毒的表面健康禽類,很多養雞場由於密集地接種了新城疫疫苗,雖然避免了新城疫的暴發,卻不能根除雞群的帶毒,如將敏感的雞群引入到這樣的雞場(群)內,或將雞場(群)內的表​​面健康雞移到免疫力不足的雞群(場)中,則往往可以引起新城疫的暴發。
新城疫是一種高度接觸性的傳染性疾病。病死雞的不恰當處理,帶毒的表面健康雞、以及所產蛋品的上市貿易,帶毒種禽、野生鳥類、觀賞鳥、賽鴿的流動,受病毒污染的人、設備、空氣、塵埃、糞便、飲水、墊料及其他的雜物均可以使病毒不斷傳播。但到目前為止,尚未發現病毒可以通過種蛋垂直傳播。
新城疫一年四季均可流行,但以冬季最為嚴重,不同日齡的雞均敏感。

對雞新城疫臨床症狀的描述,有幾種不同的分型方法,分別介紹如下。
(一)最急性型、急性型和慢性型
最急性型:多見於新城疫的暴發初期,雞群無明顯異常而突然出現急性死亡病例。
急性型:在突然死亡病例出現後幾天,雞群內病雞明顯增加。病雞眼半閉或全閉,呈昏睡狀,驅趕或驚嚇不願走動,頭頸捲縮、尾翼下垂,廢食,病初期體溫升高,飲水增加;但隨著病情加重而廢飲,冠和肉髯紫藍色或紫黑色,嗉囔內充滿硬結未消化的飼料或充滿酸臭的液體,口角常有分泌物流出,呼吸困難,有囉音,張口伸頸,同時發出怪叫聲,下痢,糞便呈黃綠色,混有多量黏液,有時混有血液,泄殖腔充血、出血、糜爛。產蛋雞產蛋量下降或完全停止,蛋殼褪色或變成白色,軟殼蛋、畸形蛋增多,種蛋受精率和孵化率明顯下降,雞群發病率和死亡率均可接近100%。
慢性型:在經過急性期後仍存活的雞,陸續出現神經症狀,盲目前衝、後退、轉圈,啄食不准確,頭頸後仰望天或扭曲在背上方等,其中一部分雞因採食不到飼料而逐漸衰竭死亡,但也有少數神經症狀的雞能存活並基本正常生長和增重。
(二)美國《禽病學》(BW卡爾尼克主編)的分型
Doyle氏型:可發生於各種日齡的雞,呈急性、致死性敗血性感染,有明顯的消化道出血病變,被稱為嗜內臟速髮型新城疫(VVND)。
Beach氏型:可發生於各種日齡的雞,呈急性、致死性感染,以呼吸道和神經症狀為特徵,被稱為嗜神經速​​髮型新城疫(NVND)。
Beaudette氏型:一般只引起發病幼禽死亡,病原為中髮型新城疫病毒。
Hitchner氏型:一般只引起輕度呼吸道症狀,由緩髮型新城疫病毒引起。
無症狀腸型:由緩髮型新城疫病毒引起的腸道感染,無明顯臨床症狀。
   (三)典型和非典型新城疫
典型新城疫:相當於上述的急性型和最急性型新城疫。
非典型新城疫:這種類型的新城疫無論從臨床症狀和病理變化上均不易診斷為新城疫,但當進行病原分離時,卻往往能分離到有致病性的新城疫病毒,這一類型的新城疫在臨床上有以下特點。
在產蛋雞,產蛋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種蛋受精率和孵化率也隨之下降,其他可能無明顯異常,或僅有輕度的呼吸道症狀或死亡數略有上升,也可能有較明顯的呼吸道症狀和死亡數明顯增加,但很少見有消化道明顯出血的病例。
在非產蛋雞,可能出現不同程度的呼吸道症狀,有的雞群可能僅見少數雞隻有搖頭和咳聲,有的可能只在安靜時才能聽到輕微的呼吸道囉音,有的雞群則可出現較明顯的呼吸困難,喉頭充血、出血,甚至咳血,但死亡率不高,一般不超過30%。在疾病的初期,很難發現消化道出血的病例,但在疾病後期的死亡病例中,偶爾可發現個別腺胃乳頭、肌胃角質膜下出血的病例。
上述幾種對新城疫的分型描述,其側重點不盡相同。
從美國《禽病學》的分型方法來看,似乎將病型的形成主要歸於病毒的作用。但實際上,新城疫病型的形成,既與病毒的毒力有關,也與受感染雞的免疫狀況有關。例如,對於高致病力毒株或速髮型毒株,如果感染非常敏感的雞群(如無接種過疫苗、免疫失敗或接種疫苗時日已久,特異性免疫力已基本消失等)則臨床上往往會出現典型的新城疫(最急性型、急性型、Doyle氏型)。但當同樣的毒株感染有不同程度免疫力的雞群時,則可能出現不同的症狀和病變。例如,當循環抗體未能完全阻止病毒在體內的擴散,一些病毒可能進入到中樞神經系統中,引起病雞神經症狀的出現,出現慢性型或Beach氏型新城疫的神經症狀;而當循環抗體能阻止病毒在體內擴散,病毒雖未能進入中樞神經系統內,但由於呼吸道黏膜的局部免疫力不足,則病雞可能出現類似Beach氏型新城疫的呼吸道症狀。至於Beaudette及Hitchner氏新城疫或非典型新城疫,則既可以由非高致病力的中髮型或緩髮型的毒株感染敏感雞而引起,也可以由高致病力、速髮型毒株感染免疫保護力已很強、但仍有缺陷的雞群而形成。例如,當循環抗體已很高,但局部免疫力不足的雞群感染高致病力的毒株時,也可能出現僅見輕度呼吸道症狀、產蛋率下降的非典型新城疫。因此,當發現典型新城疫時,可以肯定病毒是高致病力的,但當遇到非典型新城疫時,則一定要進行病原的分離鑑定,分清雞場內存在的新城疫病毒到底是高致病力的毒株還是中髮型、緩髮型的疫苗株,這對我們在製定防疫措施的決策上是至關重要的。
火雞、鴿、珍珠雞、雉雞、鵪鶉和鵝等感染新城疫後的臨床症狀與雞基本相同,只是程度上有差異而已。

肉眼病變在急性和典型的新城疫,病死雞雞冠和肉髯紫黑。口腔內充滿黏液,嗉囔內充滿硬結飼料或充滿氣體和液體;泄殖腔充血、出血、壞死、糜爛,帶有糞污;腺胃乳頭出血,腺胃與肌胃交界及腺胃與食道交界處呈帶狀出血,肌胃角質膜下出血,有時還見有潰瘍灶;十二指腸以至整個腸道黏膜充血、出血。喉氣管黏膜充血、出血;心冠溝脂肪出血;輸卵管充血、水腫,其他組織器官無特徵性病變。
非典型新城疫病例大多可見到喉氣管黏膜不同程度的充血、出血;輸卵管充血、水腫;早期病例一般難發現消化道黏膜出血,在後期病死雞中,如多剖檢一些病例,有時可發現腺胃乳頭和肌胃角膜下、十二指腸黏膜輕度出血。
組織學病變大部分臟器均有血管充血出血的病變,消化道黏膜血管充血、出血,喉氣管、支氣管黏膜纖毛脫落,血管充血、出血,有大量淋巴細胞浸潤,大腦、中腦等中樞神經系統見典型的非化膿性腦炎,神經元變性,血管周圍有淋巴細胞和膠質細胞浸潤形成的血管套。

由於急性、典型新城疫的症狀和病變與高致病力禽流感十分相似,因此,僅憑症狀與病變很難作出準確的診斷。可參考雞群的免疫程序和血凝抑制抗體滴度作出判斷,如已有明顯的新城疫臨床症狀和病理變化,而又有新城疫免疫失敗,抗體滴度很低的記錄,則可初步判斷為新城疫。至於非典型新城疫,由於其呼吸道症狀與傳染性支氣管炎、傳染性喉氣管炎、支原體感染和非高致病力禽流感相似,而減蛋綜合徵、禽流感等多種疾病均可引起產蛋下降,所以憑臨床症狀和病理變化很難作出非典型新城疫的初步診斷,必須進行病毒分離鑑定和其他的實驗室診斷才能確診。
(一)病毒分離與初步鑑定可採集病、死雞的氣管、支氣管、肺、肝、脾、糞便、腸內容物或泄殖腔和喉氣管拭子作為分離病毒的樣品,對於慢性和非典型病例,可採集腦組織。將病料研磨成乳劑,按1∶5加入生理鹽水稀釋成懸液,離心後用過濾器除菌或加慶大霉素等抗生素除菌。首次分離病毒最好經尿囊腔途徑接種9∼10日齡雞胚,最好是SPF雞胚或非免疫雞胚,接種後置37℃恆溫箱中培養。雞胚接種後有以下幾種情況:如雞胚在接種後72h內死亡,胚體全身出血,尿囊液HA呈陽性,有可能為強毒;雞胚可能不死亡或第5d∼6d才死亡,胚體輕度出血或無出血,HA呈陽性,這種情況有可能是弱毒;雞胚不死亡,HA呈陰性,病料中可能無病毒或病毒的含量很低,此時可將雞胚尿液再盲傳1代。
(二)病毒的進一步鑑定因禽流感病毒、減蛋綜合徵等其它一些病毒也具有凝集雞紅細胞的活性,所以在HA呈陽性後,還必須用新城疫抗血清對分離的病毒進行紅細胞凝集抑制試驗(HI試驗),最好同時分別用新城疫、禽流感和減蛋綜合徵的抗血清與分離物做HI試驗。如果新城疫抗血清能抑制被分離物的HA活性,而其它血清不能將其抑制,則被分離的病毒為新城疫病毒;如病毒的HA活性分別能被新城疫及禽流感的抗血清所抑制,則提示分離物中在感染了新城疫的同時還合併感染了禽流感。
在確定為新城疫病毒後,還必須進行病毒的毒力測定,以確定被分離的病毒是野外強毒還是疫苗株病毒。作為一般生產性診斷,可將分離的病毒接種非免疫雞或SPF雞,如果病毒能致死敏感雞,則可確診。
必要時也可進一步作致病指數的測定,包括雞胚平均死亡時間(MDT)、腦內接種指數(ICPI)、靜脈接種指數(IVPI)、已凝集的紅細胞洗脫速度、蝕斑形成特點、病毒基因序列分析等。
(三)其他診斷方法其他診斷方法包括紅細胞凝集抑制試驗(HI)、血清中和試驗、免疫熒光抗體、酶聯免疫吸附試驗(ELISA)、單克隆抗體技術、核酸探針等分子生物學技術等。由於目前雞群已普遍接種新城疫的疫苗,血清學方法如未能區分抗體來自疫苗還是野外病毒之前,必須比較感染前後的抗體滴度是否有明顯上升,才具有診斷意義。

新城疫是危害嚴重的禽病,必須嚴格按國家有關法令和規定,對疫情進行嚴格處理,必須認真地執行預防傳染病的總體衛生防疫措施,以便減少暴發的危險,尤其是在每年的冬季,養雞場均應採取嚴格的防範措施。
按規定,懷疑為新城疫時,應及時報告當地獸醫部門,確診後立即由當地政府部門劃定疫區,進行撲殺、封鎖、隔離和消毒等嚴格的防疫措施。
對假定健康的雞群及受威脅的雞群應立即進行緊急預防接種,一般可用5∼10倍IV系疫苗作肌肉注射接種。緊急接種後幾天,雞群發病數或死亡數可能會有3d∼7d的上升,然後會逐漸下降及至正常。對這樣的雞群,適當使用抗菌藥物以減少大腸桿菌的感染,可減少死亡損失。
免疫接種是預防新城疫的有效手段,目前,國家許可使用的疫苗包括弱毒疫苗和油佐劑滅活疫苗,基因工程疫苗目前尚未進入大生產的實際應用。弱毒疫苗中,又有毒力比較低的緩髮型疫苗株,例如F株、L​​aSota株、(國內稱為Ⅳ系)、HitchnerB1株(國內稱為Ⅱ系)、Clone30(克隆30)株、V4株等;也有毒力較強的中髮型毒株如Mukteswar株(國內稱為Ⅰ系)、H株、Komarov株及Roakin等。雖然上述緩髮型毒株毒力較低,可用於未經過免疫的雞群做首次​​基礎免疫,但有時接種疫苗後幾天內也可能有輕度的呼吸道應激,如呼吸道囉音、咳嗽等。至於中髮型疫苗,由於毒力較強,只能用於經過基礎免疫的雞群作加強免疫用,如將此類疫苗用於無抗體的雞群或日齡較小的雞群,則往往會引起嚴重的反應和不同程度的死亡損失。
緩髮型疫苗,可經點眼、滴鼻、飲水、氣霧或肌肉注射等途徑接種,其中以滴眼、滴鼻和氣霧途徑的效果較佳;中髮型疫苗,則常常採用肌肉注射途徑接種。
免疫程序應根據雞群的實際情況來確定,但要特別注意加強雞群的局部免疫力,以下介紹的是一個在環境比較複雜和受新城疫威脅較嚴重的地區的免疫程序,僅供參考,在環境較乾淨的地區,接種次數可適當減少。
1日齡,用克隆30、Ⅱ系或Ⅳ系滴眼、滴鼻免疫。
10∼15日齡,肌肉或皮下注射滅活油乳劑疫苗(0.3ml∼0.5ml/只),同時用克隆30、  II系或IV系疫苗滴眼、滴鼻免疫一次。
25∼30日齡,用克隆30、Ⅱ系或Ⅳ系疫苗滴眼、滴鼻免疫一次。
45∼50日齡,用Ⅳ系或Ⅰ系疫苗肌肉注射。
開產前1個月,肌肉或皮下注射油乳劑滅活疫苗。
開產後,每1∼2月用Ⅳ系疫苗噴霧或滴眼、滴鼻一次。
開產中期(42∼45週齡),肌肉或皮下注射油乳劑滅活疫苗。
在免疫接種後,必須定期對免疫效果進行監測和分析。由於在接種疫苗後,雞體內形成對新城疫有抵抗力的相關因子很多,包括與體液免疫有關的HI抗體、中和抗體、沉澱抗體,與細胞免疫有關的各種因子,與非特異性免疫有關的干擾素、補體和非特異性免疫效應細胞等。因此,可以說目前仍未有一個行之有效的、能真正全面反映雞群免疫力的評價體系。而由於HI試驗比較容易操作,而且它能大體反映體液免疫中其他抗體的出現和消長的規律,有一定的代表性,所以我們通常多用HI效價對免疫效果進行監測和評價,在尚未有其他更科學的評估體係出現之前,它還是一種較為有效的評價方法。一般地說,HI效價在6log2以上時,可以避免大量的死亡損失,8log2以上基本上可以避免死亡損失,而10log2以上時,基本上可避免產蛋的急劇下降。
實際上,在用HI進行監測時,必須注意由於雛雞的免疫器官尚未發育成熟,免疫反應尚未健全,所以無論採用什麼疫苗、什麼途徑接種,其HI效價都比較低,這也是在生產中很多雛雞群雖已接種一次或多次疫苗,但仍不時發生雞新城疫的主要原因。
另一個問題是HI抗體的均勻度問題。在評價免疫效果時,HI抗體的均勻度及平均滴度都是相當重要的,但即使平均滴度已很高,而其中仍有部分雞的滴度很低時,則一般都必須進行加強免疫接種。

TOP

發新話題
好文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