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南湖大山山難評論

南湖大山山難評論

【聯合晚報/文/胖蜥蜴】  2007.01.20 02:36 pm

陳俊生的背包靜靜的躺在南湖溪的深潭前,他的主人一去不回,曾經發生了什麼事,只有
背包知道。

2006年結束前夕,到南湖登山失蹤47天的李俊生終於被找到了。30歲的他,躺在南湖溪下
游的一處深潭前,幾已腐化,借來的登山鞋也只剩下一隻。他的背包和登山杖則在距離遺
體15公里左右的上游,好端端的放在河床上。從背包到遺體間,至少得游過10餘處深潭、
7個瀑布,連搜救人員都是冒著失溫的危險才到達此地,很難想像初次登山的李俊生如何
來此的。

走過的路 為何走失

這次山難,從事發之初到李俊生被尋獲,在網路上引起山友極大的關注和討論:一方面南
湖大山這條山徑雖有難度,但路跡相當明顯,李俊生是在回程時走失,換句話說他去程時
這條路已走過一遍;回程迷路,應該很快發現路跡和去程差異極大,而立刻回頭。他為什
麼執意往前?其次,既然這條山徑並不複雜,為何搜救人員在動員了5百多人次後,還找
不到他?

李俊生是在11月10到11月13日間跟隨他服務的新光人壽登山隊一行八人前往南湖大山。之
前他玩過高空彈跳、越野單車,也有2次新光摩天樓的登高紀錄,但百岳對他還是新鮮的
嘗試。據同事形容,這趟行程李俊生和多數菜鳥一樣,準備了超多的食物,一路吃著零食
、宛如好奇寶寶東看西看。

第一時間 通報搜救

他的體能在高山面臨考驗,以致並未登頂南湖大山,但他也不在意,似乎只為體驗攀登的
過程。由於他帶的糧食太多,11月13日從雲稜山屋出發回登山口前,還吆喝著要分給隊員
軍用口糧,為自己的背包減重。八個隊員中,李俊生是第二個從雲稜出發的,當他走到木
杆鞍部時被第三位隊員超前,但第四位隊員以後,就再沒有人看到他了。11月13日中午時
分,登山隊七位隊員到達登山口。李俊生並未出現。

新壽登山隊在第一時間通報李俊生走失的消息,由台中縣消防局主導的官方搜救機制立刻
啟動,而新壽在台北的留守人員更用盡關係、四處請託民間的登山團體協尋。新壽登山隊
已有五十年的歷史,雖然陣容堅強,但從未面對這樣的意外,求援過程中可說備嘗艱辛。

動員人力 號稱空前

李俊生走失那天山區仍晴空萬里,第二天天氣轉壞。即便如此,搜救並未停止。據台中縣
消防局陳大隊長回憶:接下來的10天,官方動員了空前的人力物力,包括18架次的直升機
和5百多人次的地面人員及搜救犬。他們企圖以優勢警力在黃金時間找到李俊生。而新壽
登山隊靠私人關係拜託的熱心山友,更接二連三投入救援行列。攤開這些人的資歷,不乏
赫赫有名的岳界人士。

在等待期間,焦灼的家屬曾甚至請示「靈媒」,得到一句話,指李俊生在「木杆鞍部一處
陽光照射到的地方,找到他的貴人姓林或姓陳…」。在家屬要求下,搜救人員將焦點集中
在木杆鞍部下南湖溪的這條路。但10天過去,隨著搜救人員陸續離去,李俊生仍石沈大海


資深山友 毛遂自薦

找到李俊生遺體的,是一組毛遂自薦的資深山友,發起人名叫黃國書。他們12月中出發時
,距離李俊生失蹤已經快一個月了,官方的搜救行動早已告一段落。

黃國書回憶:12月初他在南華山,聽朋友說起失蹤的李俊生還沒有找到。黃國書依照他對
南湖山區的了解,以及過去參與搜救的經驗,主動從查號台問到新光人壽的電話,他要求
新壽給他七天的時間。黃國書認為,「搜救的人數不必多,但路線要拉長。」由於先前的
搜救行動考量搜救人員的體力、裝備,多以三天為一梯次。也就是說由登山口到雲稜山莊
就已耗掉一天,以雲稜為基地四處搜尋,來回一天回到雲稜,下山又需花一天。黃國書研
判,這種找法,就算動員一千人次,也只能重複同一個範圍。

下南湖溪 尋獲背包

他的小組則計畫把戰線拉長,在雲稜山莊分組後,即重裝兵分兩路:其中三人北往南山村
方向,並打算露宿;另外三人則下切到南湖溪搜索,住南湖溪山屋。

黃國書這組人馬冒著細雨從雲稜水源區下切後,在距南湖溪山屋約40分鐘的的河床上,就
發現了李俊生的背包和登山杖。裡面有手機、哨子、保暖衣物、攻頂小背包,以及足以維
持一個禮拜的食物…。而背包前方10公尺為一深潭。黃國書等人推想李俊生應是為了游過
深潭,而隻身離開他的背包。續往下游,走過一處深達胸部的深潭後,他們發現李俊生丟
棄的一包春風面紙(跟背包中的牌子一樣),他們更確定李俊生到過這裡。由於沒有溯溪裝
備加上幾近失溫,黃國書等人疊石為記後折返,並通知台北…。

再2公里 就有活路

12月底,黃國書帶著一組溯溪及消防人員上山,沿著上次路徑架繩再往下游,這次翻越的
瀑布和深潭更多,終於他們在距背包15公里的南湖溪畔發現李俊生的遺體。從這個地點,
到有人煙的志良苗圃只有兩公里的路程,發現他的人姓張。

李俊生初次登山,卻以這樣的悲劇結束生命,他的家屬難以接受:「為什麼放他一個人走
」;他的隊友難以置信:「他怎麼會走到溪底?」首波搜救人員則說:「當時研判他不會
走太遠…」山友在網路上嘆息:「他只要再走兩公里…」

然而疑雲和遺憾不會就此消失。畢竟任何一次山難,失蹤的,不止是一個名字。

TOP

南湖大山



TOP

白姑大山 山難事件

乾糧果腹 大四生苦撐近50天失溫亡   日期:2011/04/27 19:22

獨自攀登南投白姑大山,因為迷路無法下山,過程中,這名大四生張博崴求生意志強,沒帶工具就翻越溪谷,靠著睡袋和乾糧,在山上度過了將近50天,當時他還一度打電話給女友,說自己應該可以脫困,沒想到最後卻失溫不幸罹難,搜救的山友還在遺體旁發現一封給家人的遺書。

電影「127小時」,登山客在大峽谷攀岩,卻不小心摔落山谷,雖然手臂斷了但堅強求生,還拍下影片留給遺言,小心翼翼拿出塑膠袋,張博崴的父親說,當初登山失蹤的兒子,也曾在白紙留言。
記者:「看得出來上面寫什麼嗎?」張博崴父親:「看不出來了。」
因為沾滿雨水,張博崴最後想跟家人說的話也成白紙。父母說,兒子的通聯紀錄上,2月28日的下午3點半,張博崴女友還曾打給他,當時張博崴說自己迷路,要女友別擔心表示可以脫困,但這通電話後,張博崴從此失聯。失蹤期間,張博威靠著背包裡的泡麵和麵包填飽肚子,不過最後還是不敵溪谷中的低溫,失溫死亡。
海拔3341公尺的白姑大山,因為地形複雜加上氣候多變,是許多山友眼中難以征服的高山,張博崴卻一人獨自登山,迷路後他原本想順著溪水尋找生路,卻因為不熟悉地形,跌落溪水受傷,最後才在北港溪的這個溪谷求生近50天。
民間搜救隊員透過望遠鏡,發現瀑布旁有帳棚,才會沿著折斷的樹枝和腳印,翻越溪谷找人。沒想到卻晚了一步。山友黃國書:「把背包拆開,裡面有它的入山證。」記者:「就確定他的身分?」山友黃國書:「對、對、對。」
張博崴父親:「救得很辛苦,但是沒有效率。」
從遺體腐爛情況來看,張博崴死亡時間大約5、6天,親人說,如果第一時間救難隊能成立前進指揮所,縮短救援時間,也許兒子不會死,山友辛苦拍的溪谷照片,就不會成為他們一輩子的痛苦回憶。

TOP

續 白姑大山 山難事件

該峽谷分三段落差岩層,黃先生及林先生運用繩索垂降到第一段的落差岩層,再用望眼鏡向下勘查,發現有帳篷睡袋在下方,緊接著與我先生George聯絡,確認與博崴所攜帶的物件其顏色是吻合的;緊接著要下去的第二段岩壁,除落差近五層樓高外,兩側岩璧陡直完全沒有著力點,因此又攀爬回原處,再沿峽谷邊下切到海拔1460公尺處,再運用爬山工具攀爬到海拔約2000公尺處找到了博崴



從張博崴散落在附近的背包、登山鞋,以及他脫掉內衣、褲,躺進睡袋的情形研判,他有可能負傷游入其陳屍處旁的水潭,希望沿溪而下求生,等到發現水潭下方是落差極高的瀑布,再游回時全身濕透又冰冷,才脫去濕衣躲進睡袋取暖。


  從其遺體乾黑,而旁邊卻還有已腐壞的食物研判,死因並非餓死,而是失溫、脫水,加上受有內傷所致。</font><br />

如此時間的推斷(其實直線距離登山口應不遠), 應在三椎山上方迷途後, 一直往下切入山谷至溪流. 所以原先打電話說快到登山口是真的快到了, 只是身陷迷陣中, 非誤入其它稜線.

以下節錄自黃媽媽的



阿諾拍著我的肩很遺憾的說:『張太太,博崴是我參與搜救以來,遇到最奇特的人,他的膽識與毅力超越常人的極限之外,我想不透他如何徒手,能突破那麼多險惡的地勢到達那堙I好可惜!我來晚了,痛失了一位高手。』<br />



博崴落難處,有三十二座瀑布,最高一座五層樓高,水勢磅礡直瀉非常壯觀,地面百處的水塘,兩側岩壁環繞彷彿畫中置身人間仙境般,它是當地原住民的禁區,卻是白姑大山最美的地方。


博崴在二月二十七號的登山告訴爸爸他要入山了,黃先生在四月二十日發現他,也找到他用石子壓著紙條,告訴家人他接著要到天國冒險去了。





http://joejoehuang-3000m.blogspot.com/2009/08/2009731-82.html

TOP

發新話題
好文共享